老屋

发布时间:2018年08月29日    编辑:    点击:

一棵老槐树,又一棵槐树,在那一排排高大的槐树下面,伫立着老屋。许久没有人去关 怀他了,院里杂草丛生,显得很沧桑,往日的干净和优雅早已不复存在!

老屋是爷爷建成的,没有钢筋水泥,只有泥巴土木,石头垒成扎实的地基,木头做的门窗,颇有中国传统建筑的特点,一张方桌正摆在中央,爱干净的奶奶总是擦的油光锃亮,屋内东南角是一方四四方方的土炕,每到冬天,爷爷总会在外面扫来一大包一大包的柴草树叶,塞进炕里点着,一家人便温暖而舒适!有爷爷在,从不怕冰冷的侵袭。

小时候,父母都不在家,每天陪着我的就是爷爷奶奶了,奶奶腿脚不便,那根拐棍就成了奶奶的支撑,天刚微亮,奶奶就会起床,为爷爷和我准备早饭,虽然只是玉米面糊糊和白面饼子,爷爷总会美美的吃两碗,然后扛着锄头上地,我总会一直睡到奶奶叫我起床,随便的吃两口,然后拿着书包去学校!

中午的时候,每当爷爷进门,奶奶总会准备好热腾腾的面条给爷爷,爷爷喜欢吃宽面,总是笑咪了眼。而后,爷爷会拿出来自己的烟锅来抽两口自己的老旱烟,每每到了晚上便是最幸福的时刻,那时候电视很少,家里只有一个黑白电视,自己喜欢的动画片早已结束,便无心再看,于是拉着爷爷奶奶陪我玩,爷爷的脑袋里有无穷无尽的故事,经常性的坐在奶奶怀里,听着爷爷的故事不知不觉就进入了梦乡!

而更多的时候我会常常的不睡觉,爷爷的腰弯成了一把镰刀,累了一天也经不起我的折腾,爷爷哄我,奶奶吓我,而我依旧满不在乎,站在地上不上炕!奶奶着急了,一把拉灭了灯,黑暗顿时充斥了整个屋子,我害怕了,现在炕边着急的叫“爷爷拉我上去,拉我上去”这时从黑暗中传来爷爷慈祥的笑声,一个有力的大手把我拎上了炕,此时我也不敢再有半点的犹豫,马上钻进了被窝。

最难忘的是遇到晚上停电的时候,一家人坐在院子里,月光洒满了整个院子,老槐树的影子清晰可见,爷爷会席地而坐拿出自己的烟锅吧嗒吧嗒的抽着烟,奶奶抱着我坐在爷爷

旁边给我念古经,一切都显得那么的惬意,这时最讨厌的就是遇到一个来串门的人,爷爷奶奶经常会招呼客人而忘记了我的存在,夜深了,依旧重复着那一幕,爷爷,拉我上去,拉我上去……

转眼间已经十几年过去了,而我也不是那个爬不上炕头的小孩子了,可当我想着再次伏在炕头的时候,才发现,故事还在继续,而主角早已缺席……

爷爷的棺木是用他亲手栽的槐树做的,爷爷走的那天,天空下着小雨,奶奶被人搀扶着在一旁,喊着“老汉”……

槐树没了,老屋呆立在哪里显得异常孤独,奶奶依旧在厨房里准备好热腾腾的面条,从门里再也走不进那个荷锄而归的老人了。

“爷爷,拉我上去,拉我上去”老屋依旧在那里,像是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,当一切都已改变,唯一不变的,只有那方矮矮的坟头了!

《绿苑》编辑部供稿

 薛宇捷

上一条:     下一条:红尘陌上回眸笑,愿我如烟萦绕

关闭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